宠物市场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市场 > 宠物百科 > 正文
新闻资讯
宝黛爱情悲剧的一次预演(转载)
发布时间:2019-06-11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宝黛爱情悲剧的一次预演(转载)

  六、被搁置的婚姻。

问题越来越清楚,宝黛的爱情众所周知,而作为婚姻却被搁置了。 为什么会被搁置呢这是我们要探究的中心议题。 表面上看,贾宝玉的婚姻被一拖再拖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即贾宝玉命里不适合早婚,这是贾府拒绝别人提亲的一贯说法。 可是,冰山  露出海面的只是其小小的一角,巨大的矛盾隐藏在貌似平静的海面之下。

  第一,贾母与王夫人、薛姨妈在贾宝玉的婚配问题上存在着究竟是选择林黛玉还是选择薛宝钗的矛盾。

这种矛盾并非一目了然,而表现为一种暗暗的心理较量。 如果没有贾母对林黛玉的偏爱,以  及贾母对宝黛的特殊关心,那么恐怕王夫人早已在薛姨妈的唆使下定下了宝玉的终身大事。

王夫人和薛姨妈的顾忌是什么呢第二十九回,因宝黛拌嘴,贾母急得抱怨,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 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这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又不咽这口气。 ”贾母的态度是贾府上下的人都知道的,王熙凤是最爱揣摩贾母心事的人,她对黛玉的一次打趣,“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后来又指着宝玉对黛玉说:“你瞧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第二十五回)这,可以看作是对宝黛关系倾向的一种反应,也不能说没有贾母的影响。 王夫人、薛姨妈也是深知贾母的这种态度的,并且贾母还明确地暗示过不取薛宝钗的态度(她能想到刚来的薛宝琴而对久候身边的  薛宝钗没有兴趣,况还有金玉良缘说在流传),因此她们姐妹俩只能持观望、等待的态度。

只是到了这五十七回,薛姨妈再也坐不住了,开始对弱小无助的林黛玉“大打出手”。   第二,既然贾母在宝玉的婚配问题上有弃钗取黛的潜在倾向,那么,贾母为何迟迟不采取行动呢回过头来考虑,贾母虽然对黛玉偏爱,但要下决心提出宝黛的婚事,恐怕也有诸多顾忌。

上文我们已说过,贾母是不能把王夫人、贾元春等的意见弃置不顾的,更重要的是,贾母对宝黛关系本身的忧虑。 贾母似乎看到了宝黛关系的异端性,由此对黛玉而生不满之情。 后四十回续者把贾母的这种看不惯的心理表露的淋漓尽致(红学家认为是过分了),不能说完全是毫无道理。 第三十五回,贾母当着众人的面说:“提起姐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  千真万确,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

”在对实际的生活的观察中,黛玉经常与宝玉生气,黛玉体弱多病,黛玉不如宝钗得人心,特别是,在贾府一代不如一代的男性子孙中,唯有宝玉是全家的希望,婚姻之事更是关系到家族的命运。 宝玉崇尚自然,追求个性,不愿意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黛玉处处与他默契,实际上在助长着宝玉的叛逆性,而宝钗却能对宝玉的异端倾向起到抑制作用,可能使宝玉“浪子回头”、归于正路。 这符合贾母的愿望,符合家族的利益,也就有极大的可能最终使贾母改变自己的态度,由弃钗取黛转变为弃黛取钗。 在程高本中,就是这种结果。

应该说,程高本的后四十回对宝黛爱情的处  理在大致上是符合曹雪芹的原意的,至于会不会用掉包计,其悲剧会不会那么充满戏剧性则又另当别论。 程高本把贾母对林黛玉的态度写得过冷,也出人所料。

我们不能认为贾母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

相反,当事体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利益和命运时,个人的好恶必将退到幕后,取而代之的是对整体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由此看来,宝玉和黛玉的爱情悲剧,包含着诸多的社会因素、政治因素、文化因素,所以,宝黛的爱情悲剧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不容等闲视之。   七、宝玉的“病”。 这一回是由宝玉的病引起的,我们就不能不来说一说这“病”。 宝玉的病完全是一种心理病,在爱情方面,在精神上。 这一点儿是所有明眼人一望而知的,用不着多说。

奇怪的是,对宝玉的“病”贾母和王夫人煞有介事的请来了太医院的王太医,并煞有介事的给宝玉治起了病。 故事渐渐演变成一出众人欢笑的闹剧,王太医说是急痛攻心,“不妨不妨”,贾母说治不好要派人去拆太医院,王太医答非所问地说“不敢不敢”,闹得众人一片大笑,惊恐,浓雾烟消云散,王太医的话果真让人释然。 看来,别人关心的与宝玉的“病”关系不大。

  贾母、王夫人也是只愿治末而不愿治本。 宝玉是贾府众目所归的一个中心,表面看来,他受长辈宠爱,在同辈中独领风骚,不要说为所欲为,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有人去摘。 细读《红楼梦》,宝玉在贾府中的地位远非如此,不管在贾母、王夫人眼里,还是在贾政和其他长辈眼里,宝玉必得符合他们对未来家族利益的考虑,不符合他们的既定标准就意味着是叛逆,贾政情急之中不是已经把宝玉排在“可杀”之列了吗这一点儿宝玉感受的最真切,他的生命只是这一家族用来赌未来的一个筹码,至于个人的志趣、爱好、爱情,凡不利于此一大赌的,皆须根除。 据上文分析,宝黛爱情的叛逆性已昭然若揭。 既然这一爱情关系不符合家族的利益,当然就可以充耳不闻。 病了就治病,心病是无人管的。 贾府里的人际关系被血缘、宗法关系的薄纱遮掩、美化着,而赤裸裸的功利关系、人情冷漠只有局内人才有切肤之痛。

宝玉最后离家出走,不正是冷漠的人际关系所逼吗  八、叙述的技巧与“不写之写”的结局。

在五十七回里,曹雪芹那高超的叙述技巧再次得到尽情的挥洒。 曹雪芹依然退居幕后,让人物登场自我表演,使得小说具有客观呈示的效果。 所有的意趣、情致、人物心理、潜藏动机、行为后果都要靠你的细心观察、积极想  象、反复揣摩、前后比较、小心论证才能获得。 即便如此,由于人物语言、行为及其发出的环境因素极其复杂,使得你的理解只具有相对的意义,并不能把某一种理解看成是唯一正确的。

这就使红楼梦的故事成为一个意义的开放结构。 就象流动不居的生活本身一样,你看到的只是浮在表面的现象,而底层的意蕴是需要借助于你的生活经验、知识阅历、审美情趣来填充的。 因此,我们不知道贾母的真正内心所想以及对宝黛爱情的评价态度、不知道王夫人和薛姨妈可以进一步落实的实际意图、不知道宝黛为什么那么软弱、听人摆布而不知反抗,不知道王熙凤在以后的情势发展中究竟会扮演什么角色。 她果真是掉包计的献策者吗所知甚少,而联想无穷。

第五十七回后,宝黛的爱情再次进入延宕阶段。   在前八十回里,这是宝黛爱情的最后一次波澜。 情节的延宕并不是曹雪芹的败笔,而是向读者显示了生活本身的逻辑。

宝玉挚爱黛玉,王夫人、薛姨妈不能不有所顾虑;薛姨妈执意将女儿推向宝玉,薛宝钗更符合贾家的媳妇模型,使得贾母即使宠爱黛玉也不能不犹豫彷  徨。 各种矛盾的交错,各种心照不宣的利益较量,它们的僵持不下造成了宝黛爱情关系向前发展的停滞,而两人内心的痛苦却在与日俱增。

第五十七回里,影响宝黛爱情、阻滞宝黛爱情的各种矛盾、各种因素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而宝黛的无能为力也如历目前。

各种矛盾、各种因素都在向着于宝黛不利的方面发展、演化,看来,他们的爱情难以开花结果,并且最终成为悲剧是必然的。

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虽然看不到曹雪芹在后数十回里关于宝黛爱情悲剧的奇妙文字了,但这悲剧却在第五十七回已确定无疑地预演了一次。

    。

上一篇:金元顺安价值增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2019年第1季度报告

下一篇:在英国际学生经济贡献大 内政委员会吁放宽限制

宠物市场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宠物市场www.33912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